末代皇后婉容怀孕的秘史是真的吗 婉容最后结局

来源:网络 时间:03-15 12:48热度:

作为毫无实际地位的末代皇后婉容是溥仪退位之后进宫的,众所周知,末代皇帝溥仪不育。而溥仪的女人们似乎也都受到了困扰。溥仪曾经在自己的书中说到过婉容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情。关于婉容的故事一直被人津津乐道,很多影视小说都会有描写她怀孕生子的传闻。那么历史的真相又是如何呢?

末代皇后婉容怀孕的秘史是真的吗 婉容最后结局怎样

关于婉容婚外情的事,传扬了半个多世纪,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传奇故事。然而,直到现在还有人跳出来说:这是无中生有的事情,要还末代皇后的一个清白。那么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写到那“不能容忍的行为”,又该如何解释呢?而那些对婉容有婚外情持反对意见的人,反对的理由又是什么呢?

一位曾是伪皇宫护卫的人对禁卫森严的皇宫,进行描述表明皇后婉容与他人私通绝对不可能。原因有三:

一、伪皇宫设内厅和外厅,婉容居内厅,内外厅的唯一通道是中和门,设有奏事官和随侍引导,外庭的人休想跨入中和门一步。

二、婉容和溥仪分住缉熙楼的东西两侧,中间由屏风隔开。无论是随侍还是勤务人员,只能在西侧服务,不能超越屏风。两侧的太监、宫女禁止来往对话。

三、婉容的起居行止都与外界隔绝,夜间由太监和宫女陪寝,私通者根本找不到与婉容接触的机会。

鉴于以上三点,一部分人的结论是:私通丑闻,纯属杜撰。但是,溥仪对婉容与他人私通之事,却深信不疑。

1934年3月1日,伪满洲国改称伪满洲帝国,溥仪在日本人的导演下称帝,年号康德。这位康德皇帝登基不久,马上惩治了两位他曾经非常宠信的随侍,原因就是怀疑与皇后婉容私通。这两个人中,一个叫李体玉,还在紫禁城时就是溥仪的随侍,后来又跟溥仪到天津、旅顺、长春。经常与溥仪和婉容打网球,当时是20多岁的小伙子,比婉容小五六岁。溥仪与婉容之间的卧室只隔一道屏风,而且婉容的饮食行止,也完全与外界隔绝,最关键的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,让溥仪的疑心越来越重,这些细节都是溥仪的随侍李国雄晚年回忆而来的。

1987年,李国雄接受采访时说:“溥仪有一次发现他的另一个随侍李体玉,嘴唇上有一些红印,就问他你怎么还抹口红啊?李体玉当时楞了一下,马上就说是我这几天嘴唇有些发白,就染了一些口红,这样的话,万岁爷看了就顺眼吧!”李体玉的回答让在场的人哄堂大笑,一时把溥仪应付过去。从此,李体玉公开涂口红,以示他人不生怀疑。但是,紧接着的一件事情,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行为。伪满洲国宫廷里有一个制度叫坐更。就是溥仪晚上睡觉的时候,必须要有一个随侍,也睡在宫里挨着溥仪卧室的药房地铺上。那一天轮到李体玉陪侍,正巧这天溥仪身体有点不舒服,自己到药房想找点药吃,一看李体玉的铺盖在那儿,不见李体玉,正找不到时,李体玉急匆匆地上来了,裤子还没有系好。这时,溥仪怀疑了。溥仪问他你三更半夜去哪了,李体玉吱吱唔唔说不出来,溥仪生气了,叫人审问。一边打一边问,他始终不说。

李体玉不招供,溥仪断定这里面有奸情,并叫人轮番审问,最后实在扛不住了的李体玉招供了。李体玉招供确实和一个女子发生过关系,这位女子是伪皇宫里某位侍卫官的妻子,并不是婉容。因为侍卫官的妻子经常会入宫陪伴婉容,有时候就留宿不退,于是就有了今夜之事。对于李体玉的招供是否属实,溥仪是否继续调查,到现在已经无从考证。只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溥仪的一心并没有因为李体玉的招供而削减,他还是派了四人监视李体玉,其中一人就是亲信李国雄。

私通丑闻激怒溥仪,婉容皇后身陷绝境。几十年前的伪满洲皇宫故事是真是假,末代皇后婉容的生死命运又将如何呢?经过这宫廷变故之后,李体玉已经深信溥仪在怀疑自己与婉容私通,他便加倍解释,溥仪派去监视李体玉的人又没有抓到李体玉的任何证据,而婉容怀孕的事实又在溥仪《我的前半生》中有着明确纪录:“1935年,由于婉容有了身孕并且将近临产,我才发现了问题。我当时的心情是难以描述的,我又愤怒,又不愿意让日本人知道,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她身上泄愤。”

溥仪的族侄爱新觉罗·毓x说:“溥仪只有把这事全给压下去,第一个是不让日本人知道,如果日本人知道这事,那日本人再掺合进去,他怎么办?如果日本人提出一些条件说,那皇后出了什么什么事了,应该把皇后废掉,你说那这事儿不就大了吗?过去不是家丑不可外扬嘛!”溥仪下令把婉容生下的孩子填进锅炉焚化,但婉容不知道,始终认为自己生下的孩子还活在世上。溥仪在他《我的前半生》中写道:“她只知道他的哥哥在外边代她养育着孩子,他哥哥是每月要从她手里拿去一笔养育费。”同时,溥仪驱逐了一些与婉容有关系的人,李体玉便是其中之一。年溥仪的侍从李国雄回忆说:“溥仪为了避免丑事外扬,开除了李体玉遣送回北京,永远不准再回来。”由于此事作的人不知鬼不觉,朝夕不离溥仪的李国雄也不知李体玉是什么时候,以什么理由离开伪满洲国的。

与婉容私通的人是否是李体玉,现在无从考证,但溥仪处置李体玉确实是事实。溥仪没有要李体玉的命,而是把他驱逐出伪满洲国皇宫原因之一,可能是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,或许是看到李体玉是跟随多年的随侍之一。但在27年后,历史的巧合让这两个本不该见面的人见面了。

1961年的一天,也就是在溥仪特赦两年之后,在北京烟袋斜街,溥仪和李体玉不期而遇。当时,李体玉给溥仪鞠了一躬,便说:“多年前的那个传闻,现在你大概不会见怪了吧?”溥仪说:“哪里哪里,过去的事儿,过去了就过去了,不要再提了。”李体玉在北京一所中医院工作,溥仪还去过李体玉工作的中医院叙旧,后来成了朋友。

许多影视剧中描写婉容与侍从私通,并怀孕生下一个孩子,那个侍从是否是李体玉不得而知。但对于这个故事细节,当年在伪皇宫里生活过的人却认为无中生有。婉容在伪皇宫里有一个女伴叫崔慧梅,后来定居香港,曾经写文章说:“婉容皇后,当年是不可能有越轨行为,如果有越轨行为,也不可能到最后怀胎九月,以致生出孩子。”溥杰说:“溥杰没有生殖能力,他也不可能让他的妻子怀孕生子。如果真的当时这个万荣怀孕了,那时溥仪就会知道,这不是他的孩子,也不可能让她生出来。”

在一些影视剧中,以李体玉为原型,把他描写成提着勃朗宁手枪的侍卫官,婉容忠情于此人,背着溥仪私通;还有人把李体玉说成是婉容的司机,给婉容买鸦片烟,两人经常躺在一起抽鸦片烟,慢慢成为婉容的闺中密友,进而成为情人。所有这些描绘,从历史的实际来看都是不真实的。禁卫森严,空间狭小的伪皇宫,与溥仪只隔一道屏风的帝后寝侍,还有众多的太监、侍女和严密的陪寝制度,这一切就会使婉容的出轨行为一开始就被溥仪发现。所以这一切只是溥仪的怀疑。

但婉容与人私通此事,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确有记叙,由于找不到私通者,溥仪只好处置了他所有怀疑的人。其中一位叫祁继忠的随侍,后来也遭到溥仪处置,其处置理由,依然是怀疑与后宫有染,但同样是没有证据。俗话说得好,捉贼拿脏,捉奸拿双,只好与李体玉一样发落,永远不准回宫。尽管溥仪始终没有拿到婉容与他人私通的真凭实据,而且也处置了他认为有嫌疑的人。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。溥仪始终认为婉容背着自己做了他无法容忍的事情,并决定废除皇后。虽然日本人不知道婉容私通的绯闻,但要废掉皇后却遭到了日本的干预。日本人担心宫廷内部绯闻外扬,这会影响到满洲皇帝的尊严,不利于日本在中国的统治。日本人认为,即使要废后,也要等到日本人物色到满意的新皇后之时,才能让溥仪驱逐婉容。

如果说当时溥仪真的废除了婉容,或许婉容的后半生会有好转的可能。但事实的结果是无法废除婉容,溥仪只能使用封建王朝处置嫔妃的常用办法,将婉容打入冷宫。同时又选了新的妻子谭玉龄,用他自己的话说,这是诚心给婉容看的举动。婉容被打入冷宫后,不再参加伪满洲国的任何社交活动。尽管她还活着,溥仪的生活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。婉容整天不梳头,不洗脸,披头散发,不剪脚、手指甲,烟瘾越来越大,最后成了一个彻底的疯子。1935年,婉容被溥仪打入冷宫,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,婉容才从伪满洲国的皇宫出来,还不到40岁,她已经是一个一刻也离不开鸦片的疯女人。抗战胜利后,婉容跟随溥仪的弟媳等人,一起逃离了长春。1946年4月底,婉容、嵯峨浩等被押上火车,关押在敦化监狱,5月末押送到了延吉,关进了民主政府主管的延吉法院监狱。1946年6月初,溥仪的妻子嵯峨浩等5人与婉容分离,离开延吉监狱,爱新觉罗的家族中,唯有已经病入膏肓,枯瘦如才,无家可归的婉容,依然关押在延吉的监狱。

在中国的皇宫里,帝与后的分工历来是皇帝主外皇后主内。皇权天授,九五之尊,是皇帝。而皇后就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人。郭布罗·婉容,就是那个曾经统率六宫母仪天下的女人,1946年6月20日上午5时许,凄凉地死在延吉市的监狱,时年40岁,被人用旧炕席一卷,草草掩埋在那荒山之上,没有墓碑,至今没有找寻到婉容坟茔,当然就无从说起祭奠这位历史过客——末代皇后。溥仪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这样写道:“她如果在天津和文绣一样和我离婚,很可能不会有这样的结局。”

可悲,一代皇后竟然最终落得无人收尸的下场。相比起来与溥仪离婚的淑妃要幸运的太多。

 

标 签:
( )
广告合作
    广告区1
广告区2
  • 热点
  • 国际
  • 国内
  • 山西
  • 财经
  • 娱乐
  • 科技
清风徐来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广告合作 投稿本网 网站声明 法律顾问 网站地图 English
清风徐来网版权所有
Copyright @ 2015-2017 qfxlw.net
all rights reserved
清风徐来网版权所有
晋ICP备15005562号